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美食

导报就等红灯耐性进行调查

2018-10-31 14:31:27

导报就等红灯耐性进行调查

有调查显示,在德国,行人等红绿灯的时间极限是60秒,因此德国设计的长红灯时间都不超过60秒,英国则是45秒。那么在厦门这样一个生活节奏较慢、风景宜人的宜居城市,人们等红绿灯的心理极限是多少呢? 日前,本报与博智(厦门)市场研究有限公司联合进行街头调查,共访问了500位厦门市民,其中男性265人,女性235人。结果显示,有7成厦门人难以忍受红绿灯转换的时间超过100秒,在外界和自身情况影响下,这种心理极限相应缩短,无法忍受的人,则选择闯红灯。 吕寒伟 邱华明

3成人可以忍受100秒

据了解,厦门岛内目前共有150多个红绿灯。红绿灯秒数有15秒,30秒,45秒,60秒,70秒,90秒,100秒以上等几个层次。 根据调查收集的数据,得出个结果如下: 从图示中不难发现,多数厦门市民的忍耐力是较好的。有6成的市民可以忍受超过65秒的红绿灯时间,比欧洲人还长,其中有31.2%的人心理极限达到了100秒以上,另有四成市民认为可以等待55-65秒。他们占了绝大多数。 忍耐力好,并不代表对超长时间的红绿灯等待没有怨言。从另一个角度看,有69.8%的人无法忍受超过100秒的等待时间。尤其是今年以来,人们普遍反映等待红绿灯的时间变长了。 100秒以上的超长秒数,都集中在拥堵的路段:湖滨北路、湖滨南路、金尚路、吕岭路、厦禾路、嘉禾路等。其中,文灶路口、宝隆路口(嘉禾路与吕岭路的交叉口)等在峰时刻,甚至出现过180秒的红绿灯情况。

红灯秒数为何会这么长?

据悉,红绿灯的时间长短,主要根据具体道路上的车流量与人流量来设计。行人要在一个路口过斑马线,得等到直行和右转的车走完之后才能过。也就是说,行人被拉长的等待时间,留给车子用了。 厦门市交通改善工作办公室(10月份成立,以下简称“市交改办”)的分析报告指出,目前,厦门市机动车保有量已达40多万辆,岛内机动车约占62%,这一数字正以每年15%以上的速度快速增长。 “车辆猛增,导致在红绿灯前积压的汽车越来越多。”市城管办有关人士说。存在红绿灯时间长的岛内交通主干道,早高峰平均车速已经从2004年的27.7公里/小时下降到现在的22.5公里/小时,晚高峰平均车速则从24.9公里/小时下降到21.4公里/小时。

6%的人忍不住会闯红灯

红绿灯转换时间太长,是行人闯红灯现象增多的一个原因。第二个调查结果显示,有6%的人表示,如果红绿灯秒数超出忍耐时间,他们选择会闯红灯。 而实际上,发生到具体路段,真正闯红灯的人往往不止这个数。根据多位交通协管员的实际经验分析,只要有一个人率先闯红灯,就会带出一部分人跟着闯,“个闯红灯的人没有叫住,其他人也叫不住”。 在接受调查时,一位李姓先生表示,他一般不闯红灯,但如果有很多人闯,也就相当于行人“逼”出了一个绿灯,他也会闯。在抽样调查中,有27.2%的人表示,将根据情况决定是否要闯红灯。 调查中有66.7%的表示不会闯红灯,原因除了道路交通意识较好之外,还和担心自身安全有关。另一个抽查数据表明,有39.4%的人能忍耐长时间红灯是出于自身安全考虑,所以才不愿闯红灯。 “闯红灯的人越多,就越增加闯红灯人的安全感。”心理学家认为,这是一种明显的从众心理和法不责众思想,在和铁皮的车对抗时,闯红灯者往往抱着“人这么多,你(车)总该让着我们吧”的思想。

等红灯很无聊,很焦虑

如果遇到一些主客观因素的影响,行人等待红绿灯的时间将会缩短,闯红灯的人也随之增多。据一些路口交通协管员介绍,现实中,行人闯红灯违章率约占横过道路行人总数的50%左右。 那些因素会迫使行人等红绿灯的心理极限降低?调查显示:从环境因素来看,下雨和太阳太大的影响,有42.4%的人无法忍受,急切想过马路;仅有9.1%的人因为天生急性子等不长,但急于出门办事的人忍耐力偏低,有45.5%的人会受影响。受脾气和心情影响的人比受环境影响的人要多。(此项调查为多选题) 心理咨询师林一芳分析,无法忍受红绿灯的人,内心往往是无聊或焦虑的。她认为,在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两个时间维度:一个是实际的等待时间,一个是心理的感受时间。长的红绿灯时间,也不过3分钟,实际上并不长,但在有急事的人看来,却特别长;而有些人站在红绿灯路口因为无所事事,也不愿意长时间等待。 在街头调查“行人等红灯时做什么”,一般的回答是:看车来车往,看红灯,看路人(帅哥、美女),打,发短信,看天,哼歌(人少时),来回踱步,想过红灯后的事……更无聊的还有:用脚敲打地板发出声音,用手指敲腿,默念10、9、8、7、6、5、4、3、2、1,发呆,犯傻等。 厦门市政协委员吴永长曾建议,在行人遵守交通规则的前提下,红绿灯的秒数设计应该尽量减少行人的心理焦虑程度。

红绿灯时间能否缩短?

因为无法忍受超时等待,行人闯红灯的结果是破坏交通秩序,车辆不得不在斑马线上停下,造成更大的拥堵和更长时间的等待,进而影响到个人生命安全。那些超长时间的红绿灯,能否缩短? 下一阶段,市交改办一个疏导交通的对策是禁左。红绿灯时间长的路段集中在主干线上,而“禁左”的原则是,各干线上的主路口,根据交通情况适时限左,支路口原则上均应限左。如文灶路口,只允许公交车左转到文园路。 然而有人担心,届时,路口上左转的车辆是没有了,可它们绕了一圈之后,变成了直行的车辆,增加了直行车的数量,得放更多的时间给直行车,主路口上行人等红绿灯的时间没有多大的减少。 禁左率先在部分路段实行,早在春节开始(见本报11月2日焦点版)。在现行的红绿灯时间仍然不会做大的改观之前,如何安抚红绿灯下一颗颗焦虑无聊的心,倒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农田灌溉管
MT4出租
抓娃娃机厂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