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美食

望断天涯路二

2018-10-31 14:40:11

望断天涯路(二)

新春佳节,她娘家的亲戚,夫家的亲戚,夫妻各自的同事、同学和其他朋友,都来她家贺乔迁之喜。这里的风俗,建宅必须由风水先生选择龙脉旺盛的地点,以求住在那里财丁兴旺,平安福禄。新居落成之后,又要操办酒席,遍请亲朋好友来家中热热闹闹地“养龙”。旧时代特别有钱的人家,新居落成,为了养龙,还遍请素不相识的来往旅人,乃至挑夫乞丐来吃。越是办得风光,就越显示他家富贵、荣耀。现在城市里建房全部由政府部门统一规划,没有什么龙脉之地可选了,也没有什么“龙”要养,但仍然保持着宴请宾客必须在自己家中摆酒席,不算“养龙”,也为自己的新居热闹热闹,图一种气氛,一种吉利。但是房子又不大,每次只能摆几桌,于是小王家一连几天都宾客盈门,觥筹交错、呼五喝六。迎宾送客的鞭炮屑,如五彩缤纷,飘落得满大街都是,一家有喜众家乐,半条大街都渲染得喜气扬扬。

就在一天宴完宾客后的那个夜里,小王的老公袁吾孤接到一个,叫他去宾馆一趟有要事。他交代小王说:“家里还乱糟糟的,这下就你去收拾了,我去去就来。”

袁吾孤嘴里刁着一支烟,带着几分酒意就往宾馆跑。没想到这一去就再也没回过他的新居了。

袁吾孤是县财政局的副局长,因为县里上了一个水库蓄能电站,调他去兼筹建指挥部的财务负责人。之前他曾去过几次小水电站的筹建,领导看他办事认真负责,每个项目下来,建设资金都比原先预算的要小,于是大凡有比较大型的项目要上,都指派他去担任财务负责,没料到就在这回工程面临结束的时候,他出事了。不但他,筹建班子的其他几个主要负责人都有问题。

那天夜里12点过了,袁吾孤还没回来,小王就打他的,想问他这么晚了怎么还不回家,可是他的已关机,小王十分纳闷。

第二天一早,小王见他还没回来,心里着急,就赶到宾馆问个究竟。宾馆的人没有人认识小王,但大都认识袁副局长。袁吾孤经常在宾馆进进出出,出席各种宴会,接待上级各部门来人,所以宾馆服务员都对他很熟。小王问到一个女服务员,有没看到袁吾孤时,那个服务员认真打量了一下小王,说:“你是袁副局长的什么人?是他妻子吗?”

小王说:“是,怎么啦,你看到他昨晚来过吗?”

服务员点点头。没有说话。小王从她的神色看出有点不妙。这时另一个服务员赶过来对小王说:“你先回去吧,他们的事还没完,可能要过几天吧。”

小王说:“有什么要紧事呢,我打他也关机,难道有什么大不了的事要这样风风火火地干吗?他现在在那里,我能去见见他吗?”

“不可能,你见不到他的,你还是先回去吧。”后来的那个服务员这样回答她,看她的表情似乎带有某种幸灾乐祸的样子。小王心里慌了。

后来再一打听,才知道袁吾孤和其他几位筹建指挥部的领导全都被纪检会“双规”去了。

突如其来的变故,使小王六神无主,遍托熟人想办法能否打听到关于他的真实消息。可是谁也帮不上她的忙,只能对她说些安慰的话。

第三天的夜里,来了两位纪检会的人到他家搜查,翻遍了新房子的每一个角落,只查到几百元待付给酒店里代办酒席的现金和两本存折。一本余额上400多块,一本是新开户的农行存折,帐面上整整五万元正。这伍万元是贷来付装修费用的余款和其他购房欠帐的。这两本存折,被搜查人员拿走了。

接着,几乎袁、王两人的所有亲戚朋友都向小王说了一个同样的消息:纪检会的人问他们有没有向袁吾孤借钱或者他有没有把钱放到他们那里投资。

七天后,传出消息,袁吾孤已被移送检察机关立案侦查了。小王哭得肝肠寸断。结婚这么多年来,无论大事小事,袁吾孤他从未对她瞒过一丁点,这回出了这么大的事,为什么自己还一点不知道呢?

一向卿卿我我,夜夜恩恩爱爱的夫妻,如今遭难分离,使小王无数次彻夜难眠,婆婆年老多病,药不离身,阿扬才上高一,费用这么高,从此得由她一个人的工资来承担整个家庭的开销,这压力也太大了。

官场腐败,贪污受贿是人人痛恨的事,袁吾孤犯下受贿罪,当然也是见者为之切齿的。

因此,单纯经济上的苦头还不算什么,小王她自己有一份工资尽量节约着过就是。然而,自从袁吾孤被“双规”之日起,社会上的人对她也用不同的眼光对待了。有些学生家长,从前是老远地一见到她都亲热地叫她“王老师”的,现在变得陌生起来了,甚至都用嘲笑和蔑视的眼光对着她,使她的自尊心受到极大的打击。有些同事也用异样的眼光看待她,好像是她自己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那样。一向活得风风光光、体体面面的小王,这下看尽了人间冷暖,世态炎凉,几次都想一死了之!可是面对年老无依的婆婆和正在上学的阿扬,又怎么忍心撇下她们呢?

婆婆知道儿子出事以后,更是伤心欲绝,阿扬也因为父亲的事很快在校园里传开了,使他在同学面前抬不起头。一家人从此陷入了十八层地狱。

在二中就读初三的小王,那年,她妈妈患了阑尾炎,在县医院住院做了手术。小王十分挂念妈妈的病情,每天下午放学后,便赶到医院去看她妈妈。和她妈妈隔壁病床也住了一位患胆囊炎的阿姨,她儿子也每在放学后去看她,于是一连好几天,她和那个男孩都在病房相遇。待在病房的时间久了,她们俩也渐渐交流起来,得知那个男孩名叫袁吾孤,是一中高二的学生,人长得很帅。交谈起来,虽然袁吾孤有些腼腆,但谈吐不俗,就在几天的邂逅之中,她们彼此都对对方有了一个好的印象。

几个月后,小王进了师范。在师范学校,小王常写信给袁吾孤,袁吾孤也每次都热地给小王回信。袁吾孤的文笔很好,字里行间都充满了感情和抱负,这下让小王对他佩服得简直五体投地。那年冬天快放寒假的时候,两人便约好了寒假时一起玩。

天相见,小王约他到自己家玩,小王妈妈看到袁吾孤就非常熟悉地问他:“你妈现在怎样了?自从开刀过后,一切都很好吧?”

医院时的袁吾孤给她的印象就很深,小王妈早就暗暗想着,如果将来自己的女儿能嫁给他这样的男孩,那是前世修来的福。这次看女儿竟把他领到自己家里来了,她心里高兴极了,心里想这下她们俩的事一定“有戏”了。于是非常热情地招待袁吾孤。特地为他包饺子,做鸡媛汤。

袁吾孤也显得十分有礼貌,见她妈惦记着自己妈的事,也立即说:“阿姨出院以后也很好吧,我看你的气色比医院时好得多了呢!”小王妈笑得眯起双眼,说:“是是是,很好,现在一点事都没了。”

他们在客厅坐了一会,小王便带袁吾孤到自己的房里学二胡,师范对图画、音乐、体育这几门技能科都要求较高,袁吾孤却出于平时的爱好,二胡拉得不错,这回就教小王如何把握指法,一遍遍地练习,小王在袁吾孤的指导下,觉得悟性特别高。袁吾孤说:“以我的体会,拉二胡,听力很重要,特别在由高音到低音或由低音到高音时,手指滑到那里,要用心听着,既不能过头也不能不及,不然就会走调。”

“是呀,你说到点子上了,我也就大概听力不那么灵敏吧,滑线时总是出错。”[1][2][3][4]

西安海尔空调售后服务电话
包子培训
养森瘦瘦包怎么代理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